六朝燕歌行24集剧情预测与六朝二十四总结

六朝燕歌行24集剧情预测与六朝二十四总结:

23卷有承接上下卷之感,但具体想来,依旧有着许多可以细细品味之处。在这,就稍稍聊下感想。

先说开头,薛仁贵因帮助橙子造成的迟滞不得不绕行之际,偶遇广源行,从行为上推测出对方不简单的同时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身份,
这或许可视为一个伏笔,一来可作为诠释蛇夫人,罂粟女的下落的引子,二来可作为之后出事时的援手保留,三来可作为以后开展的一条支线,当然单纯的抽离角色以达到描绘其他角色也是相当不错的。

而广源行的行为包括各个管事,执事的行事作风不免让人产生些许忧虑,看似无孔不入的广源行,其内在存在着许多的内耗,这些内耗将是以后橙子与其对抗的关键之处。
不过想来也是奇怪,九爷和十三爷的行事作风差距太大了,十三爷人未到,触手就已经伸到长安,展开了一系列微操,一边想着赚金珠,一边想着打探橙子的虚实。可以说比起铲除橙子广源行所展现出来的还是犹如猫捉老鼠,娱乐兴致更大的样子。个人臆断橙子方失踪女子多半与其有着联系。

精阁之内的一翻情趣,可以说很生动的展现了橙子的为人品行,这对于丰满人物事非常有帮助的,就是这种报复却又心软的才是橙子。同时也能让读者感受情色小说的独到魅力,个人还是相当喜欢的,虽说大家都想知道剧情,但对我来说,情色是不可或缺的,展现情欲的时候往往更能体现这个人的活灵活现。不过从剧情与情色的紧凑感来说,个人还是觉得清羽记更加紧凑,毕竟世界观刚形成,能讲的太多了。不是说不紧凑不好哦,写长点,我是喜欢的。
精阁之后吕雉的情深意切,不单纯是从其看到橙子又带了野花回来时酸溜溜的语气来展现的,之后与橙子的鱼水之欢更能让读者看到吕雉的真心实意,只要橙子喜欢就没有任何问题,哪怕自己觉得自己吃亏了,各种意义上。特别是“谁还不是处女呢”“男人”是很能展现吕雉的妒忌。如果只是用妒忌来展现,那之后的宫斗戏就会险象环生,让人担心后怕,但如果加上了鱼水之欢时的内心独白,则能让人有种就算有宫斗也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,可控的争斗才是乐趣,不可控的只是歇斯底里。(吕雉对橙子的感情铺垫是极多的,https://rosonclub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15607,个人的小记)

而本卷的重中之重可以说就是玉环之梦了,从看了录像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太后杀的浑身浴血,却被现实无情的打击,到一个人喝着闷酒听到情郎不愿意做节度使,可以想见她内心是悲痛的,这种悲痛不是一时的,而是一直的。曾几何时,在杀窥基之前,我始终认为杨玉环与橙子只不过红颜知己。
直到屋檐上的这一幕,可以说杨玉环的心境已经产生了变化,她不再只是一味的希望一个优质的合作伙伴,一个可以理解自己的红颜知己,她想要一个能保护自己的男人,一个能帮助她消化悲伤的人。而为了保护杨玉环,想必唐国这次不割点啥给橙子是说不过去了。
那么为何杨玉环还是不愿意告诉橙子她梦到了什么呢,比起不信任橙子,更多的应该是种担心吧,一种既想要得到情郎帮助的心情却又不想情郎以身涉险的感情吧。而这个梦所彰显的更多是 “预兆” 这个内核,整部六朝,除了清羽记最初的怪力乱神,恍恍惚惚(巫宗是这样的),到老袁的出现,预兆的展现是不多见的。什么样的人能有预兆,什么样的事能有预兆,预兆一定是达成的吗,这些问题在杨玉环说出梦的内容时自然就会揭开了吧。
至于梦中是不是吕雉,这其实有这么几个推测,
一,就是预兆会和吕雉有冲突,可是只有一部分并不全,可解释的空间巨大。
二,这不是预兆,而是发生过的事情,是轮回(平行世界也可以),只要这个世界是轮回,那么就有可能出现相同年龄的吕雉与杨同台竞技的可能。
三,这不是预兆,而是和记忆中曾经出现的人物发生了重合,引出苏妲己与羽族的关系,吕雉的母亲,凝羽一族的故事。
总之这个梦怎么诠释,都能得到许多剧情上的充实和引出新的故事,我是比较期待的。

版权声明:资源为互联网整理而来,仅供学习参考。如有侵权、不妥之处,请联系站长删除!
冬瓜资源网 » 六朝燕歌行24集剧情预测与六朝二十四总结

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10积分为1元,支持支付宝扫码付
支持会员下载专享,付费会员所有资源可无限下载

会员售后联系 其他事务联系